婉卿骊歌

编辑:积极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5 14:14:44
编辑 锁定
黑暗中握紧我颤抖的双手,奔向夜尽头,像注定的宿命在今生永不朽,再轮回都不够我放下那温柔你轻抚刀上锈,我为誓言与轮回相守梦回天宫心所忧,徒惹尘埃今宵冷月如钩.与天斗莫回头,尘世中辗转轮回多少个秋,曾为思念瘦过往前尘,随风而逝不再留,仍为信念执拗由想彼时年幼再看刀上的锈,我为誓言与轮回相守梦回天宫心所忧,徒惹尘埃今宵冷月如钩与天斗莫回头。以后的日子我用泪水悲戚的煎熬着剩余的岁月。我就像一匹受伤的狼,躲在黑暗的角落,用酒精麻痹着伤口,周围的每一声安慰和同情都像一把刀刺在我的胸口。
作品名称
婉卿骊歌
外文名称
완곡하게 경 이별가
创作年代
2014年6月22日
作品出处
晋江文学网
文学体裁
豪门世家 励志虐恋
作    者
婉馨汐翎
“黑暗中握紧我颤抖的双手,奔向夜尽头像注定的宿命在今生不朽,再轮回都不够,我放下那温柔你轻抚刀上锈,我为誓言与轮回相守梦回天宫心所忧,徒惹尘埃今宵冷月如钩.与天斗莫回头,尘世中辗转轮回多少个秋,曾为思念瘦过往前尘,随风而逝不再留,仍为信念执拗由想彼时年幼再看刀上的锈,我为誓言与轮回相守梦回天宫心所忧,徒惹尘埃今宵冷月如钩与天斗莫回头。”Angel的浓密紫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热辣得迷死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一袭粉紫色的Joe&Jules超短款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一等一的绝佳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chanel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PINKY&ROSE高筒靴……真是娇媚十足加上如天籁之音倾情演唱和只可以用惊艳来形容的juzz,好像一个不食烟火的仙子,使群众脸上流出泪光,或许是感动、或许是怜悯,但在此刻在场的30万人都在遐想着Angel不过才六岁,又有着怎样的经历呢?可是谁知道Angel的内心是如此地孤独,Angel为了今天付出了多少呢?想看到的是,黑暗中的形态;想听到的是,希望的脚步声;想知道的是真正的所在地。
“妈咪,您会为我欣慰吧,我一定会把您未完成的梦想完成。”Angel心里默默的想着,记忆像是倒在掌心的水无论你摊开还是握紧总会从指缝中一点一滴流淌干净。“每个人,在最初的时候,都是天使。可是慢慢长大,天使发现自己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于是他折去双翼,拔下光环,磨掉棱角,变得跟其他人一样。可是,他不再是天使,就变成了凡人。我们都是凡人,可是不要忘了,我们曾经是天使。接下来我为大家带来一首一位天后在临终前未完成的歌曲,《最开始的天使》,送给大家,谢谢。”群众的欢呼声成为高潮。妩媚的长卷发被洁白的蕾丝带松松绾起,飞旋的纯色裙裾,在月光下绽放暗香,那夜,每一片纷舞飘落的雪雾花,都追逐着爱琴海的风,轻吻她飞扬的发。
音乐响起,Angel流着泪唱起那首歌。
睁眼等天亮,你也体会过那样的迷惘
无语泪两行,你也经历过那样的心伤
无情花开落,你也徘徊过离别的彷徨
萧瑟秋风起,你也感受过背叛的凄凉
孤独的月台,努力背起生活的行囊
风雨过后,你可记得
那曾最最美丽的飞翔
最开始骄傲的那个天使
折去耀人双目的翅膀
坠落凡尘,漂泊人海
只为那缥缈虚无的梦想
最开始柔弱的那个天使
挺起伤痕累累的脊梁
埋在钢筋泥土的城市
掩去光芒,从不绝望
最开始纯真的那个天使
把所有任性都留在天堂
一个人哭,一个人笑
一个人披荆斩棘,向前方”群众所有人惊讶的想道“南宫梦菲”相信明天就可以看到Angel的身世满天飞啊。不过这是什么情况Angel回国第一场演唱会从头到尾全部都是保持高潮。Angel圣夜使众人震撼。
“大哥,宝宝不愧是我的妹妹啊”北冥祺轩激动说道,“宝宝还那么小,就……”北冥慕辰心疼的说到,然后鄙视了祺轩一眼,宝宝也是我妹妹。“大哥,二哥好可怜哦在公司”“你不是不想见你二哥吗”。沐涵磊一直在旁边默默的站着看到尴尬地祺轩,立刻转移话题,说到“大哥,宝宝跳舞好惊艳哦”“恩,宝宝为实现妈妈最后的梦想付出了许多,梦想无论怎样模糊,总潜伏在宝宝心底,使宝宝的心境永远得不到宁静,直到这些梦想成为事实才止;像种子在地下一样,一定要萌芽滋长,伸出地面来,寻找阳光。”拥有梦想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也让人羡慕。
Angel望着台下的观众鞠了一躬,说到“我们因梦想而伟大,所有的成功者都是大梦想家:在冬夜的火堆旁,在阴天的雨雾中,梦想着未来。有些人让梦想悄然绝灭,有些人则细心培育、维护,直到它安然度过困境,迎来光明和希望,而光明和希望总是降临在那些真心相信梦想一定会成真的人身上。所以《the start angel》是这位天后临死前的梦想,最终还是离我们而去但是她的信念永垂不朽。”Ange的脸上乏起泪光望着夜空,妈咪这一天您等久了吧,您未创作完的歌《婉卿骊歌》我也帮您完成了。“最后一首歌,《婉卿骊歌》是当时南宫梦雪,也就是我妈咪没创作完成的歌曲。妈咪,你走的那天,我决定不掉泪,迎着风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我真的爱你,闭上眼,以为我能忘记,但流下的眼泪,却没有骗到自己。 ”
“如果痛是一种形容
我也会倔强到最终
  
沉默是最完美的互动
怕什么有我陪你疯
如果狠是一种从容
我也不肯选择被动
如果有所谓的太贫穷
不过是不敢再做梦
平凡的苦衷说爱说恨都太笼统
被故事选中没资格懵懂
就算没观众自己第一个被感动
我相信到最后一分钟
但愿在茫茫人海中我的眼神你会懂
  
但愿我们会温柔地目送
那些没看过的繁荣那些理想的恢弘
总会有一天和我们相逢”身着一袭白色露背雪纺吊带裙,吸引了那么多人的目光,蓝色水钻镶嵌在胸前,美丽、典雅至极,那么夺目耀眼,那么吸引人眼球,裙摆上许多褶皱,似仙子一般清纯可爱,头上像戴着光环一般,似乎置身于另一个童话世界。
Angel圣夜结束后就直接回了已经好久未踏足家。。。。。
Angel的世界注定不平凡
Angel的人生轨迹与常人不一般
没有理由,只因生在其中
或许有人嫉妒羡慕
但也有人感叹唏嘘
殊不知
Angel的人生虽然别样
幸福却依然永存
天之骄子的人生轨迹,又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甜蜜?[1] 
北冥家,管家突然看见北冥婉汐下车,这不是小姐吗,两年了终于回来了。管家含着眼泪“小姐,您可回来了 ”,北冥婉汐微微一笑“对啊,管家伯伯有想我吗”,管家激动的哭着说“小姐您可让我盼回来了,我盼望了两年了,也好想小姐”,北冥婉汐心想可笑,真的吗,世界上有许多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仿佛舒缓的小河注入宁静的湖泊,既展不开秀美的涟漪,又扬不起腾越的水波;然而也有一些往事,虽然时过多年,却依然历历在目,浪花四射,激扬飞溅。可是那为什么我那么小要把我送到美国,这次回来我也没打算多停留。“小姐,少爷们还没回来了”那当然,我一下舞台就飙车回家。“管家伯伯,吩咐所有人不要把我回来的事情告诉所有人包括我哥哥们”“小姐,您很快就又要离开了吗,明天是大少爷的生日,请您过了明天再走吧,小姐其实当年大少爷把您送走其实另有隐情的,那晚以后大少爷就变的冷情冷言冷语,变得孤僻了许多,每晚大少爷都会去四楼”。(整层楼都是北冥楚渊和南宫梦雪为北冥婉汐制作的房间,那叫一个豪华精致)“好吧,不过还是要吩咐所有人不要把我回来的事情告诉所有人包括我哥哥们”。“是,小姐”管家心想只要留下,剩下的一切都是后话。
人来世间总有一个家,家的味道也是不尽相同,辛酸,甜蜜,幸福,欢乐,愁闷,悲苦……家的味道因人而异,但是对于 北冥婉汐来说这几种感触都有。或许我们都还是孩子,还太小,但最纯真的,不沾半点尘世俗气的感情,是最真的。 我希望他比我快乐,希望大家在成长过程中都有收获,有理想,向着明天的阳光。“爹地,妈咪,宝宝回来了 ” Angel一路跑向夙锡园,那是一个神秘的花园有专人看管,当年南宫梦雪极其喜欢古典舞,就在这里教婉汐跳舞,北冥楚渊和南宫梦雪就埋葬在那里,那里世界最稀有的花,曼珠沙华,(这是北冥楚渊专门为南宫梦雪命人种植的,当然北冥楚渊可是爱妻如命自己的女人喜欢什么那是必须办到)一望无际一片血红的花海,曼珠沙华的美,是妖异、灾难、死亡与分离的不祥之美,触目惊心的赤红,如火、如血。彼岸花,恶魔的温柔。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在某些人看来,曼珠沙华有着无与伦比的残艳与毒烈般的唯美,很凄凉,和昙花很相似,都是不曾受到祝福的花。正如某些感情不受祝福一样,尽管也很美。彼岸花太美,看后心中会涌起莫名的悲凉,感觉它和罂粟很像,承受太多不公平的指责,缺少太多真心的祝福……
“爹地妈咪,宝宝好想你们,明天是辰哥哥的生日,我把那支舞作为礼物吧”北冥婉汐悄悄的跑回房间,刚上四楼这里全是精美华丽依然如旧婉汐小时候的照片,婉汐从两岁出名拿了许多奖项世界上唯一最小的童星天后,中心是豪华的客厅,最精美的浴室是可以说是游泳池的浴池,其次是纯琉璃制作的五个房间,天堂般的卧室,应有尽有的音乐室,庞大悠然的舞蹈室,清新淡雅的画室,保存婉汐从小到大回忆的影房。
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著,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零.然而此时少爷们也都回到家中都12点多了,都回房找周公下棋了除了可怜的北冥羽落还在处理公务。但是此时每个人的心中都各有所想,唯有婉汐睡得最安稳,毕竟回家了。
或许我们都还是孩子,还太小,但最纯真的,不沾半点尘世俗气的感情,是最真的。 我希望他比我快乐,希望大家在成长过程中都有收获,有理想,向着明天的阳光。 最淋漓尽致的当然是鼓手,鼓手提醒我们,最重要的往往隐身在后面。鼓手在敲打什么?这双上帝之手,让所有的灵魂蠢蠢欲动,直至误入歧途。
亮光闪过,头顶的乌云被清晰的雷声撕开一道一道口子,露出瘆人的白骨来。尖利的狂野的风,拿了闪烁着苍白光芒的银针,穿透疼痛的肉体,瞬间就把天空缝合。疼痛的惨叫的乌云,在翻滚的天空里渗出黑色的血来。那些撕裂或者缝合的声音呼啸着继续前进。然而还没走多远,就被再次惊起的亮光拦截,击碎,然后纷纷落在裸露的坚硬的路面上,砸出细密如织、恍若隔世的水色的花朵。再如今这个犹如几何圆的社会里,我们走的是平分线,同心圆,还是交叉线?我们漏掉的阳光太多了!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小说